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

 华夏历公2019年8月3,苏州的气依旧是那么的炎,城市机轰隆隆的运转着,得其的气们像一只只蚂蚁一般忙碌着。

的机的一个角落,一个法照到的地方,一个脏兮兮的,低着头,不知思考着什么,而地着一张纸,纸张旧不堪,依稀能看容,概是父重病,急需用钱之类的,过路的要么是一冷漠,要么是一嫌弃,指指点点的,这个社乞讨们眼就等于骗钱,不知过了收起纸张和散落的零零散散的几张纸币的时候,路过的一的男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到了她的,并对他笑了一眼随了这孩愣了一,随信封,只见叠百钞票,估计好几万,孩哭了,对着男的地方的鞠了一躬。

不远处的一个的咖啡被那的男

“你怎么才到呀?都等你好了。”屋着一男一,其埋怨的说了一句。

“刚刚事去了,不好意思哈。”男尴尬的笑了一笑,说完又对板喊了一句,“刘,来拿铁,加冰。”

容不全,请退阅读式或刷新重试】